电子邮箱

密码


贝博官网
来源: | 编辑:cnyshorg | 发布时间: 2018-01-25 | 308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李家乡村诊所里。
杨丁还跪爬在地、噙着眼泪拾取着那些植物的果实、种子。小向蹲在地上给他帮忙。
李虞侯缓缓用掌根擦干了眼泪,目光依然望着别处,声音伤佛铁钻在凿打山岩:“起来吧,我们不欣赏下跪这一套。”
杨丁又 朝李虞侯跪爬了几步,凄怆地叫了一声“参谋长——”
“叫你起来就起来!成何体统?”周骏拍了一下桌子。
杨丁依然直挺挺跪着,目光愣愣地瞅着李虞侯:“这么说,参谋长至今不肯原谅我?”
李虞侯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感情,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致于太生硬:“杨先生,你不欠我李虞侯的,甚至也可以说不欠他周骏的。要下跪你应该到丘棺山上去跪,到哲萍、祖义两位烈士的坟前去跪!还有刘烈英,甚至大刀王——他的牺牲,也是你那次叛变的余波酿成的。我和周骏,能打枪林弹雨中活过来,已经很幸运、很满足,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。你不要冲我们这些活着的人,而应该冲那些牺牲了的、因为你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的烈士们去下脆,去表达你的忏悔和羞愧!”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,这位刚强的老人,已经泣不成声,身子摇摇晃晃。小向赶紧上前将他扶住,一叠声叫着“参谋长”。
杨丁止不住浑身抖了起来,泪水如注,他支在地上的拐杖,也随着他痉挛的双手抖晃着:“我要去的,当然要去的。几十年来,我在梦中都想着能有这么一天,到烈士、亲人的坟前,跟他们磕个头,跟三哥六哥三嫂六嫂磕个头,跟桐柏的父老乡亲磕个头,跟生了我养了我的杏树岗黄土地磕个头……三哥——六哥——”他又跪爬了几步,一只胳膊挽着周骏的拐杖,一只胳膊挽着林守的拐杖,身子抽搐着:“死去的已经听不见了,他们听不见我杨鼎的悔恨的哭声,看不见我磕头赔罪了,他们看不见——了呜呜……三哥六哥——杏树岗所有还活着的亲人——请你们接受我杨鼎这一拜。我拿杏树岗的黄土起誓,我对着这盏明灯起誓——我是真心的!我悔——呀……”他举起双手,伏地磕了一个头,将脸埋在掌心里,尖利地呜咽着。
吴妹听到医堂里的响动,她是到后院收衣裳的,手里还抱着几件衣服。一时门,她就发现了周骏:“是老周哇,到屋也不来瞅瞅我,又抖你那司令大架子。这谁呀?”她俯下身子,打量着依然伏地饮泣的杨鼎。
杨丁抬起头来,用婆娑的泪眼看定她。不敢认了!当年的六嫂的风彩已经荡然无存。一个白发幡幡的老太太,一个富富泰泰的农家老妪,他不敢断定,这是不是就是当年那个跟他做巴巴须、梳刘海的贤惠的六嫂?
“这位大兄弟我以前见过……”吴妹急急拿过油灯,把手中的衣裳撂给周骏。她拿油灯照了照杨鼎,又拨地了他的脑袋,在他在发茬里翻找了一阵子,便失声叫了起来:“小鼎子?!你是小鼎子……”
“六嫂”——
杨鼎伏到她的腿上,又失声恸哭起来。
“真是小鼎子!我知道你会回来的,一定会回来的……你脑勺上有个光光溜溜黄豆大的肉疣子,是我跟你装巴巴须的时候发现的。你说,俺娘都没发现我头上还有这么个记,我说这可不是胎里带来的,这是后来长的。人吃了五谷六米,秉了后天之气,哪能老是原幅原样的没点变化?我跟你梳了个绵毛卷刘海,把你装扮成个俊俏的小媳妇,这好像就是昨天的事……别哭啦!怪不得今儿个老周来了没跟我打照面,是不是他俩搭着伙儿在审查你?”吴妹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揽住了杨鼎的脖子,“别哭了。你了解你两个大哥的脾气,恨铁不成钢,甭说审查下跪,换在当年,早给你上了绑张插了草标,拉到烈士的坟头把你崩了,八个小鼎子也崩了。如今风头过了,连美国大鼻子也跟它建交,连台湾也跟它‘三通’,他俩就是想把你生吃了,也老得没了牙,啃不动了。”
周骏和李虞侯对望了一下,不禁愕然。
“喂,你们两个——问你们哪,审查完了没有?”吴妹把目光投向情绪突然松驰下来的司令员和参谋长。
周骏恨恨斜了杨鼎一眼,把脸侧到一边去,拐杖在他脚上“噔噔”响了几声。
“我们不是法官,没有审查他。”李虞侯悻悻地,笨拙地整理起捺在周骏怀里的衣服。
“那干嘛让人家跪着?”吴妹发出质问。
小向赶紧证实、解释:“李奶奶,司令员和参谋长可没叫他下跪,是这位香港来的先生自己要下脆的。”
“你不知道几十年前他们弟兄三人那段经历,这两位当大哥的不开脸不开口,小鼎子不跪也得吓趴在地上,跪下了就不敢起来。你叫他们什么?‘司令员’和‘参谋长’,当年敌人听见他们的名字,吓得枪都使不上路。”她把目光再次投向周骏和林守,“我说你们两个,谁先开个口,小鼎子对革命,也是有过贡献的,他也让国民党弄得家破人亡。有功也有过,和尚不亲帽子亲,他已经认错,你们谁先开个口让他起来——”
李虞侯到底有些不忍,绷着脸冲杨鼎道:“你起来!要跪明天一早你上丘棺山去跪!”